2019年10月21日
Breaking News

侯宁:我为何要说“救股市便是救改革”!

  近日,我仓促间写就的文章《股市救亡渐成政治博弈,“救市”便是“救改革”》在搜狐财经刊出后,立刻引起各界的注意,并被几大财经网站和论坛迅速转载传播,连几大报社的记者朋友也打电话询问我的观点依据是否充足。而读者的反应和朋友们如出一辙,也是多极的。有人夸我说得“痛快”,道出了“本质”,也有人说我“言过其实”,更有不相识的朋友在论坛指责我“被套太深”,所以才“上纲上线”!

  对此,或表示感谢,或感到欣慰,或予以理解,我都觉得很正常。因为无论观点如何,这至少表明在1000点整数关面前,市场各方都已开始严肃地思考股市和“救市”的问题。我以为,这也算是坏事中的好事吧。倘使痛定思痛,我们能得到一些收获的话,那么这场“股市之痛”也便算没有白折腾那些貌似投机但实则已经很可怜的股民们了。

  那么,我们最大的收获该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花钱买个教训”,然后得出“老子从此不做了”、“中国股市是赌场”或者“要严惩赌场设局者”之类“丧气加赌气”的结论么?莫非,我们来到股市,就是为了发现“赌场”,并对“设局者”一个大批判?

  我想,生气固然可以理解,但理解的却不能仅仅是“生气”。故此,我才在四月间便写了《让吴敬琏和许小年的胜利告诉未来》等两篇文章,对这两位著名学者的“赌场论”和“千点论”进行了反思。

  事实上,“赌场”也好,“千点”也罢,既然我们早已知道中国股市是改革“试验”的结果,是制度“创新”的产物,是“舶来品”,是“政策市”,那么就该知道,这个“政策市”的背后便是有政治诉求,有改革需要的,所以,不论是对“教训”,对“赌场”,还是对“救市”,便都应该从政治的高度,改革的视角和发展的观点来审视其种种“不是”。

  而站在这样的高度俯察“股灾”,瞭望未来,我们便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救市”是必须的,因为“救市”便是“救本”,“救市”便是“救改革”。而否定“救市”需要的“唯市场论”和“清算论”忽视了现实,抹煞了历史,因而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救市”便是“救本”

  在此,在深入阐释我的观点之前,我首先声明,我是没被“套住”那些幸运儿之一,所以我才能在如今的股市“深谷”里从容“选美”,并“静”观股市风云变幻。因为自从在2001年5月的《中国证券报》那个不显眼的位置,发表了《欢呼声终将响起》一文后,我对股市的“高烧”便警觉异常,而后来的“国有股减持大辩论”更让我有如醍醐灌顶,所以从那时起,我便基本上“光说不练”了。

  那时,由于我做过期货,并有过“巨赔”的经历等多种原因,我很“幸运”地离开了报道了近五年的股市,被调去报道期货、国债、外汇等“边缘”市场。但不曾想,期货市场从此竟然“争气”地火爆起来,不仅成交量与日俱增,而且期市各方的平易近人也令我感动。从此,她便深深感染了我,并吸引了我的绝大部分注意力。

  我注意到,正是因为经过治理整顿后的期货市场规则比较健全,监管比较严格,而且可以做空,所以只有交投兴旺,便有大资金感兴趣,也便有人赚钱;而反观我们的股市,却没有这样的健全机制,所以才有了“全民炒股”、“全民被套”的惨烈败局。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在审视当前的股市困局时,我才把股市目前的所有问题归结为一个字:跌!所以,要“繁荣市场”、“稳定市场”也好,要“落实国九条”、要“保护中小投资者”也罢,都首先必须做到一点:止跌!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写了那篇题为《只有“制造”牛市才能拯救股市》的文章。

  “制造”这词儿有点“人为”的含义,所以有人对此大为不满,认为这违背了市场规律。

  但其实,所谓“制造”,也可以有多种表述方法,比如“催生”,比如“引导”等等。只不过不如我那个“响亮”而已。我非官方人,用不着像尚 一样“滴水不漏”,而且还有幸得过《中证报》“恩赐”的“标题王”称号,自然便喜欢“危言耸听”地“制造牛市”了。

  有些人反驳我说,中国股市弄虚作假成风,此前“制造”了多少牛市,多少“牛股”,而你现在还鼓吹“制造”,岂不是要发扬“造假”遗风么?再说,“制造”牛市“治标不治本”,这造出的“牛市”又能持续多久呢?对此,我只能说,你说得有道理,但你还是没有从政治高度、改革高度来看如今这个“制造”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不错。中国股市的“造假”是出了名的,公司里能造出萃取“暴利”的“麻黄草”,券商里能造出奖金拿“麻袋装”的“老君安”,股市里能造出“恢复性”增长的“五一九”……这都没错!但也正因如此,它们才有了报应,才有了股市的“今天”!

  但我们要知道,无论如何,那时还总是有人获利的,“猫捉老鼠”的游戏还有人玩。然而,时至今日,投资者全部被套,券商们奄奄一息,IPO难以为继,上市公司融资受阻,即便连政府信用,目前也几乎损伤殆尽,遭到前所未有的攻击和质疑……当此之时,中国证券市场里还有赢家么? 这样一个“没有赢家”的市场又有何资格谈什么“治本”呢?

  “本”在哪里?是那虚拟的还在“跌跌不休”的没人买的一万亿市值么?

  如果是,那么很清楚,“本”就在这个股市里,所以“救市”便是“救本”;如果不是,那么也清楚,“本”就在投资者乃至老百姓期待的眼神里!因此“救市”提高投资者的“捞本”甚至盈利的信心,便是真正的“救本”。最关键的是,通过“救市”的系列举措,监管层需要让投资者看到其纠正错误,推进改革的坚定信念,需要让投资者了解其“保护中小投资者”的赤诚之心。

  这里的“救市”救的便是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信用,而这一信用,可是除了上市公司信用之外最重要的股市之本啊。

  “救本”首先“救监管”

  众所周知,中国股市的最大问题在于上市公司的诚信问题,是上市公司的虚假信息问题,作为股市基石,这一信用问题无疑是最重要的。

  但是,在证券市场法律体系还很薄弱,在股权分置试点刚刚开启之时,我们能指望谁在两三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么?不能。因为这实在是一个超级系统工程,法律健全、监管严厉、制度合理的美国股市尚有“安然公司”制造不安,又怎能希望我们的上市公司短期内“诚信”起来?

  对于中国的国有上市公司而言,“所有者缺位”是一个短期内难以确实解决的问题,“信托责任缺乏”

  既然如此,我们又该如何做呢?很显然,我们便只能从监管信用入手。因为这是相对容易在短期内见效的“政府举措”。而所谓监管信用,首先便体现为“公正、公平、公开”,其次也体现为“言必信,信必果”!

  “公正”便是要对所有投资者一视同仁,对所有上市公司一视同仁,摒弃“机构”偏爱,放弃上市以及融资特权;“公平”便是要在试点问题上对流通股股东有所“补偿”,要给与流通股东更大的话语权;而“公开”,便是要对出台的监管政策作出明确说明,并力求做到“政务公开”!然后,监管层要做的便是尽可能避免“试错”,并在具体政策的落实上决不含糊。

  有朋友曾对我说,中国股市如何便可以摆脱目前的尴尬呢?很简单,不用去“制造牛市”,就是落实“国九条”;“国九条”真正落实了,股市还至于这样?我告诉这位朋友说:“是的,你说得很对,但问题是,现在监管层没能真正落实那九条啊。”

  因此,当务之急便是监管层要从“一点一滴”做起,扭转自身在人们心目中的社会印象。而要做到这一点,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学习商鞅“徙木立信”的典故,通过“重赏”或者“重罚”确立威信!事实上,也正因为笔者认识到监管层的监管信用已经到了不能再有任何大的损害的地步,急需救赎而不是继续“出尔反尔”,因此才初步有了“试点停止之日便是股市崩盘之时”的判断。而这一判断和“忠言”先生的看法截然相反,有“保皇派”的嫌疑,似乎很不合“时宜”,也遭到一些质疑。但其实,我做自己判断的时候还有另外一层考虑。

  股权改革是重大突破

  我之所以反对停止试点改革而提倡政府“救市”,并非完全出于政府信用的考虑。是的,在中国改革达到纵深之时,各种矛盾的累积、各种争议的爆发都是难以避免的,因此确立政府信用,确立监管信用的确非常重要。尤其是在重大问题的决策方面,几乎再也容不得试错。

  关于这一点,在对中国社会另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贫富悬殊的容忍度问题上,樊纲先生便指出过这一点。他指出,中国百姓目前之所以对极大的贫富悬殊还能容忍,还能保持起码的克制,原因之一便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各方面取得成就使得老百姓对未来生活的改善充满期待,正是这种信心,让贫富悬殊的存在变得暂时能够被容忍。但是,樊纲指出,这是有前提的,那便是中国政府在重大的决策问题上不犯错误。

  还有人指出,在饱受争议的宏观调控对象—房地产问题上,也存在同样的现象。即中国工薪族之所以还用于按揭贷款买房,也是由于中国社会稳定发展,就业机会较多,因此,工薪族普遍对未来充满信心,如此,他们才敢于在“筹钱”付出收付款后,按揭买房。

  由此可以看出,在社会热点问题上,政府信用造就的社会预期会使得人们容忍不平等甚至剥削,也会使人们用于消费甚至超前消费。然而,一但预期打破,则人们不禁会变得苛刻挑剔,冲击性增强,而且也倾向于受尽钱袋子。此时,社会不安定因素便在酝酿,危机便随时可能发生!

  而不幸的是,我们的股市遭遇的,正是后一种情形。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才强调股市监管信用的脆弱性。因为,它受伤太重,已然再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但是,这并非笔者主张坚定不移地推进股权分置试点的最主要的理由。最主要的理由或许在于,在经历了四年的“大辩论”、“大调研”,淹掉了无数口水,征集了上千方案,付出了近万亿的损失后,中央政府终于拍板,决心要推倒“股权分置”——这个当年因受困于“姓资姓社”意识形态局限而设计的股市基本制度了。表明上看,这一决策是要解决股市低迷的问题,解决股市的产权制度问题,解决上市公司大股东只顾“圈钱”无视股价的问题,但实质上,它却是对我国改革方向问题的一次思想上、制度上的重大突破。

  或许,这是一次由证券市场改革和开放局面“倒逼”出的突破,但不管怎样,其意义却是深远的。因为一旦解决了分置问题,那么至少从制度上看我国市场经济体系便显得健全了,“姓资姓社”的尾巴便被割除了,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也便和股市状况密切联系起来。

  如此,从经济基础来看,中国社会“社会主义”的性质体现便基本不再是完全意义上的“计划保护”,而是和市场密切联系起来。

  事实上,没有一个社会采用的是纯粹的自由市场体系,计划的、国有的成分自有其合理和优越之处,政府的行政干预在许多时候也都是必要的和必须的。但是,既然总体上计划经济体制已经被历史证明有其致命缺陷,那么市场经济体制便必然会成为人类的基本选择。20多年来,中国的改革开放走的便是这样一条路,而且,与之相伴,中国国民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逐日提高,反过来也证明了这种选择的正确性。

  然而,和全社会在许多领域依然有大量的计划行政特权存在,依然有大量的寻租空间存在一样,我国证券市场依然保持着股权分置的计划特色,并引发了股市的一系列丑恶现象。如此,割除这颗毒瘤便显得异常迫切了。而当人们在四年多的辩驳声中已经了解了事实的真相之后,完成这一任务便成为必须的抉择。

  试点是“飞夺泸定桥”

  之前,我在这个问题上是模棱两可的,主张要么长期搁置,要么立刻破题,总之要有个明确的说法。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出于保护政府信用的考虑,认为要保护投资者利益,必须先稳定监管信用。但如今,分置问题既已破题,而且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那么这个问题便已经上升到了政治高度,成了“只需成功不许失败”的不二选择。

  大家知道,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在此关键时刻我们看到,我国银行改革也已成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这就是,在WTO有关协议全面实施前,我们已经有了众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艰巨任务。

  尚福林说,这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搞下去。这就是说,试点必须成功,股权分置问题也必须解决。

  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说这不符合辩证法。但我们知道,辩证法有多种理解,如果随意“辩证”,便会陷入“诡辩”。这就好比红军当年“飞夺泸定桥”一样,毛泽东下了死命令说“必须拿下,言外之意便是不拿下便“提头来见”。那个时候,先遣团的“杨得志们”是否也用辩证法和毛 辩驳一番呢?—-为何非要夺泸定桥啊,从大渡河以“各种方案”过去不也行么?大不了还能推出凉山彝族兄弟的地盘展开游击战,为何要那么死心眼,搞什么“开弓没有回头箭”,用年轻的鲜血生命为代价拿下那个铁索桥呢?你看看,战士们一个个掉在了桥下,被打死或者淹死在河里,多么不值!

  如此一来,泸定桥还能拿下么?如果拿不下,后果又如何呢?难道毛泽东不懂得辩证法?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因为众所周知,毛泽东不仅深谙辩证法,而且是灵活应用辩证法的大师!但辩证法大师也知道,在特定时间、特点地点和特定的条件下,事物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某个方面,非此即彼,没有第三条道路可以选择。

  而现在,对于中国股市而言,虽然没有一些人期盼中的“遵义会议”,但却的确有了当年“飞夺泸定桥”的生死选择。这,就是股权分置改革。

  “飞夺泸定桥”解决了红军“渡过大渡河”的问题,可以说是“救了泸定桥”便是“救了红军”;而如今,我要说,“救股市”便是“救改革”,虽然这种拯救并不意味着最后的胜利,但它却很可能是“从胜利走向胜利”这种良性循环的开始。

  这里,我们拯救的“改革”不仅仅是股权分置试点改革,而且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因为最高端的突破是最难的,“制高点”既能占领,那么其他“要塞”的灭亡也便为期不远了。

  “救股市”便是“救改革”

  20多年来,我国的改革便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逐步过渡的一个过程,是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个过程。而发展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的一个必然结果,便是要建立市场经济体系中的高端市场—股市和期市。可以说,没有证券市场,便不能算是完整的市场经济;没有健全成熟的证券市场,便没有健全健康的市场经济。这是由证券市场完全自由买卖的特征决定的。

  然而,中国股市虽然也有了自由买卖的表象,但由于没有做空机制,没有国有股法人股的自由流通,甚至没有可以信赖的市场监管,所以其“买卖自由”的性质便发生了改变。这才导致了人们对股市的高度不信任,导致了股市信心的沦丧,导致了四年“从千点到千点”的轮回。

  有人说,宏观经济在高速发展,而理应作为“晴雨表”的股市却在高速沦陷,国民的人均收入还那么低,这只能说明宏观经济的质量相当差。这种观点说明了一些问题,但不是全部。国民人均收入无法与韩日相比还有个起点问题,人口问题,不可相提并论。但有一点上述言论说的对,这就是我们的宏观经济的确存在问题。而从我国股市的问题看出,它折射的正是我国经济运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比如行政性垄断和寻租,比如经济的二元结构,比如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比如“所与者缺位”造成的好大喜功与中饱私囊等等问题,都无不能在宏观经济运行过程中找到完全能“对号入座”的类比对象。

  殊不知,郎咸平引发的“国企改革大讨论”中暴露出的“左右之争,不正反映了我国改革方向和路径选择上的曾经的迷茫么?即便是现在,中央虽然做出了选择,但面对众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重大改革,面对国际反华势力“遏制中国崛起”的种种企图,我们也应该知道,当前中国的改革形势依然异常严峻,没有整体驾驭、破釜沉舟的大智慧大破是很难度过难关的,更不用说要等到让“经济硬着陆”或者股市被彻底“推倒重来”时在废墟上重建!

  股市是资本角逐的场所,也是经济斗争的舞台,更是各种政治势力不肯放弃的“弹药库”。

  可以看出,“股市里的“地雷”便是宏观经济运行框架下的“地雷”,股市里的“堡垒”便是宏观经济框架内的“堡垒”,只不过,股市以其特有的虚拟性和夸大性昭示了这些问题,既构成了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的“防火墙”,又成为其问题暴露的“火山口”。

  在这里,投资者通过“赔钱”的事实发现了问题,监管者通过“边缘化”的现象看到了问题,这才对实体经济的运行状况构成红色警示!

  从这个意义上看,股市还依然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要说,“救股市”便是“救改革”,至少,“救股市”是“救改革”迈出的第一步。

  有人说,让股市自己去决定自己的命运,去听从市场规律的呼唤吧,但问题是,我们的股市还不是真正的市场,而任其“堕落”为自由市场所付出的监管信用、市场信用无异于“休克疗法” ,代价太大。

  还有人说,要清算股市“赌场”的“设局者”。但问题是,股市本来便是“试验”的产物,几乎没有人在当初“设局”时便想到了它会“圈钱”。即便有人想到了这一点,那么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关于“姓资姓社”争议也是的确存在的,这依然是造就“股权分置”的最主要原因,并不能把板子打在某个人头上。须知,1989年前后的政治形势下,轻工业部的一纸条文便能让当年的“个体老板”如今的“汽车大王”李书福匆忙将自己辛苦创出的基业—-一个价值2000万的电冰箱厂无偿“自愿”捐给政府,更何况是要推出股市这样的纯“资本主义”产物呢?

  很显然,这种“清算论”割断了历史,也否定了历史,是根本经不起推敲的,只能说是“病急乱投医”“气急乱咬人” 的表现。

  当然,这对监管层而言也是一种警醒。它无异于告诉政府:“救市”或者引导股市走出低迷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是必需的政治选择。因为无论“纺织品贸易问题”如何重要,如何“分神”,但在残阳如血的“千点关”前后,中国股市的运行轨迹也同样该花力气逆转乾坤了!

  根本不对!

  股市就是死了,上市的国营企业也死不了,顶多让中小股民陪葬而已。

  这个“市”对政府已经没有价值了,因为国营企业不再需要到股市圈钱了。现在,中国国库里和美国的银行里中国政府的钱多到都不知道怎么花。难道不是这样吗?

  先打个招呼,请大家善意批评,不要恶意攻击.

  侯兄也是一片诚心在和大家商量.观点可以辩论,人就不要骂了~~~~

  哈哈,

  救皇帝就是救大清,

  救大清就是救中国。

  转中共中央政治局阅批,拟传达给国务院、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全力确保政府在群众中的信用,切实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把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落到实处,不能走过场,流于形式。切记!切记!

  救皇帝就是救大清,

  救大清就是救中国。

  呵呵,现在恐怕没有哪个股民再抱有捞本的奢望了吧?!持悲观态度!-

  ——要全力确保政府在群众中的信用,切实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把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落到实处,不能走过场,流于形式。切记!切记!—————-非常之必要!

  呵呵,现在恐怕没有哪个股民再抱有捞本的奢望了吧?!持悲观态度!-

  ——要全力确保政府在群众中的信用,切实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把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落到实处,不能走过场,流于形式。切记!切记!—————-非常之必要!

  走人

  顶!

  2005年6月6日,全中国股民都要记住的日子--

  沪指8年来首次跌破千点

  唯一办法,就是国有资本,国有企业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尤其是国有银行要退出历史的舞台。

  不用瞎操心了,等到100点再说,中国股市一定有戏,不过不是现在意义上的股市

  在汇率、利率问题明朗前,中国股市不可能反转,998点绝对不是本次调整的最低点。

  它们才有了报应,才有了股市的“今天”!

  好像全报应在股民身上了

  斑竹有言在先,我就不发表观点了!

  这里的“救市”救的便是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信用,而这一信用,可是除了上市公司信用之外最重要的股市之本啊。

  “救本”首先“救监管”

  众所周知,中国股市的最大问题在于上市公司的诚信问题,是上市公司的虚假信息问题,作为股市基石,这一信用问题无疑是最重要的。

  但是,在证券市场法律体系还很薄弱,在股权分置试点刚刚开启之时,我们能指望谁在两三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么?不能。因为这实在是一个超级系统工程,法律健全、监管严厉、制度合理的美国股市尚有“安然公司”制造不安,又怎能希望我们的上市公司短期内“诚信”起来?

  对于中国的国有上市公司而言,“所有者缺位”是一个短期内难以确实解决的问题,“信托责任缺乏”

  既然如此,我们又该如何做呢?很显然,我们便只能从监管信用入手。因为这是相对容易在短期内见效的“政府举措”。而所谓监管信用,首先便体现为“公正、公平、公开”,其次也体现为“言必信,信必果”!

  “公正”便是要对所有投资者一视同仁,对所有上市公司一视同仁,摒弃“机构”偏爱,放弃上市以及融资特权;“公平”便是要在试点问题上对流通股股东有所“补偿”,要给与流通股东更大的话语权;而“公开”,便是要对出台的监管政策作出明确说明,并力求做到“政务公开”!然后,监管层要做的便是尽可能避免“试错”,并在具体政策的落实上决不含糊。

  只有立信,股民才能认可。股市才能长期健康发展。

  网中,你让人骂么,如果骂能解决问题,就要大骂特骂;如果革命能解决问题,就揭竿而起。但是,如果没那个必要,也没那个魄力,那还是认真研究眼下的事情为好。改革到现在,成果巨大,问题巨大,但已经没有退路了。

  再说了,论坛上挨骂,不很正常么?就好比老百姓坐在大柳树下骂娘或者骂乡长县长乃至 ,都无伤大雅,呵呵

  作者还是有点见识的,能说出”股市以其特有的虚拟性和夸大性昭示了宏观经济的问题”这句话,水平算是不错了.不过,你搞错了一点是,股市不是”飞夺卢定桥”,股市是为改革打阻击的,目的是为国家宏观结构调整赢得时间.确切地讲,股市就是为了实现更大的国家战略利益用来牺牲的.

  股市的根本问题不是什么股权分置,而是没有核心资产.期货是有价值的,一吨小麦该是多少钱是非常清楚的,但是股市则不同,那些公司根本没有价值.

  正因为公司没有价值,所以股市不能引入卖空机制.卖空机制会迅速地挖掘出真实价值,如此,便不能为国家实现战略目标赢得时间.如果有卖空机制,大基金公司必定拼命砸盘,然后把公司内幕揪出来以配合砸盘行动,不出半年保证有一半以上的公司要被砸退市.

  正因为公司没有价值,所以股市不能出台.否则一定引发大量诉讼,还是不出半年保证有一半以上的公司要退市.不出台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各位一定要认真体会!!现在中国公司不大象以前那么愿意去美国上市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美国有秃鹫基金,上市公司越是做假,秃鹫基金就越是买,买了就去诉讼,然后等着拿巨额赔款.秃鹫基金都是以作为后盾的.秃鹫基金是保证上市公司质量的重要一环,就象草原上的狼一样.如果草原没有狼,羊一定会拼命过度繁殖,直到把草原啃成沙漠为止.现在中国股市已经快成沙漠了.

  正因为公司没有价值,所以证监会不能强力监管.一监管就大半公司得退市了.

  其实国家也不是非要让股市里的人去打阻击,实在是没办法.国家必须改革,否则落后挨打被侵略没商量.改革需要战略结构调整需要大量资金,可国家没钱,国家手上只有一堆不值钱的国有资产,而且还要负担着成千上万人的福利养老.国家只有两条路,要么象俄罗斯一样把事实摊在人民面前然后开始痛苦万分的休克疗法;要么象中国现在这样,把国有垃圾包装到股市上去卖,虽然坑了一小部分股民,但是保住了大量毫无竞争力的准下岗工人饭碗,保住了国家稳定的局面.股民属于投资,按道理是闲钱,属于有承受能力的一群,让他们去承受改革成本无论如何也要比让那些下岗工人去承受强.这么多年过来,虽然股市死伤惨重,但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对比休克疗法的俄罗斯来看,我们这场阻击战还算成功,这个买卖还是很合算的.

  现在楼主提出要救股市,这就象要大部队返回去救狼牙山五壮士一般,傻不傻?!果真如此,千万股民的血就白流了.现在大部队已经安全转移,打阻击的就该让他自灭.国家一定要下决心,弃!现在的股市不要了,重新在第三地开个股市,从一开始就严格监管用优质资产上市,让这三个股市一起竞争.要么深沪两市在竞争中进步了,要么就垮了.跨了就跨了,不要了,他们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我家养了头猪,先把小猪喂大,然后卖钱。对于各个利益方,股市也是同样的心理。

  上证指数是啥东东,会不会中病毒 ?

  这不是就不就股市的问题,中国目前最大的矛盾是民间资金找不到投资的渠道,垄断行业被国有资本霸占,民间资金积累了几十年,找不到出路,大一点的资金可以多元化,小资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中国目前什么都不缺了,人才、技术、观念、资本都不少了,就差资源的合理配置。搞市场经济就是资本经济,首先要资本优化配置,所以股市的问题是金融市场的主要问题,是改革的主要问题。

  国务院怎么啦?!

  救皇帝就是救大清,

  救大清就是救中国。

  可怜的中国股民真悲哀,是你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棺材钱解救了中国上市公司,为中国所谓的繁华作出了贡献,但你们同时又是贪财者,贪者无善终啊。中国股市=金钱骗局。

  三分,晚上再看

  股市低潮期间,正是改革良机,推出卖空机制和股票回购机制吧!

  股市低潮期间,正是改革良机,推出卖空机制和股票回购机制吧!

  你们凭TMD什么用全体纳税人的钱来挽救一小部分人的损失?

  又不是头一次了,这样下去没完没了,趁早倒掉才是正道

  唱衰的言论到底为何?垮了谁高兴?大伙说说

  长痛不如短痛

  割掉吧

  唱衰的言论到底为何?垮了谁高兴?大伙说说

  ---------------

  需要的是真实,没了信用,光凭政府救那股市还有实际意义吗,如果只是个骗钱的工具,没有了更好。楼主说说中国股市起什么用?

  让股市见鬼去吧

  千点论?其实还有千点吗?君不见八年来共发行了多少的新股?所谓的定海神针大盘股更成了政府机构玩股指的把戏。按八年前的股票市场算一下现在是多少点?

  告诉你,三百点。

  支持

  候兄的说法有些道理。但是政府还没救市么?联合九部委落实国九条,包括现在的股权分置。都是在做事情,但是为何市场还是跌声一片呢?

  如果真的让平准基金入市,再打了水瓢怎么办?那可是老百姓的活命钱。搞不好会导致社会动荡的。

  一切制度没搞好,就扔钱进去救市。只会让某些利益集团再次得利。

  因为不排除有机构在唱空。

  天下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所谓国有企业,其实就是官办企业,根本就搞不好,在中国一党专政的体制下更是如此.而上市公司是股市的基石,试问基础不牢的房子能立住吗?

  跌这么掺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进入捞点钱

  什么是股市?

  垃圾

  .国家只有两条路,要么象俄罗斯一样把事实摊在人民面前然后开始痛苦万分的休克疗法;要么象中国现在这样,把国有垃圾包装到股市上去卖,虽然坑了一小部分股民,但是保住了大量毫无竞争力的准下岗工人饭碗,保住了国家稳定的局面.

  言之有理,但那"一小部分人"所爆发的能量也足以摧毁整个"红色帝国"

  楼主!偶今天上spss课时偶老师才拿她写的关于股市的数据分析报告为例讲主成分分析和因子分析~~~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建议楼主再附加一份关于股市现状的统计数据分析报告~~这样会更有说服力di!!!!!

  !!!

  其实从2200跌到1000点算什么呀,纳斯达克从5000多跌到911

  以后的1200,现在也没回到2000。

  顶一下,

  悲观论要不的了,想象吧,什么叫 莫啥浮云遮望眼

  TO:真诚地和“隐居的鱼”探讨

  你为我们洞悉中国股市的“牌局”提供了新的视角,有些思路确实令人折服,比如:股市为国家的经济闯关集资、断后,为战略调整赢得时间、避免社会动荡。。。

  但我担心你把握了国家的经济战略的谋略,但对实证考察缺失。1、改革走到今天,我们的战略目标真的实现了吗?希望能将其有个具象性的表达,最好用数字对比说话。你的帖子这部分严重不足。2、多年来,关于“休克疗法”争论不断,甚至不同的版本对其定义不同,我更愿意把前苏联经济改革的失败归咎于“权贵资本”的猖獗,在这一点上,我反倒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中国现在正走20年前苏联的老路,果真如此,与其现在做,不如当初做,因为同样的痛苦20年前老百姓可以忍受,今天不一定能忍受,道理在于20年前大家都穷,再穷点感觉上没差别,现在再从百姓的兜里抢钱,必定以其心理上的极大反弹,另外经济学上最讲究货币的时间成本,老百姓如果20年后财富缩水,可能其数字要加倍。

  关于“推导重来”,理论上可以,但实际操作可能面临:1、利益集团向中央讨价还价,股市十几年的航行,几乎每一次的风波都投射了既得利益者的影子,我们敢保证现在可以对他们说“不”了吗?!2、新市场的上市公司资源有多少?也许我太悲观了,因为环顾左右我怎麽看到的全是骗子,但愿我是“选择性失明”。

  不是说不救市吗?狗娘养的!

  反对政府拿钱那政策救市!

  股市有风险,就象吸烟有害健康一样,是每个参与者都知道的公理,LZ把股市和什么“本”和”改革”联系起来,真是可笑!既然知道有风险,愿赌服输!

  该反弹了,也终于出手了。后面如何动作呢?真改还是假改?这是个问题。哈哈,深沉一把

  侯兄的思路还应继续深化啊,千万别忙着做股票忘了思考大问题。真正希望看到新作。

  声明:我关于股市问题的思考和对二级市场的判断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前者是为了解决股市结构、改革前途的问题;后者仅为为了服务大伙儿作股票。请务必不要混淆。

  再顶

  回想这文章的观点,依然觉得警钟在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链接:

bet36备用 皇家88娱乐 ag视讯 365bet 澳门赌博网站